这不是墨雪渊一个人这么认为,澜倾遗的容颜绝世是整个朝国都认同的,若是这个大陆上有比澜倾遗容貌绝世之人,恐怕墨雪渊也不会承认,是的,这就是墨雪渊独爱澜倾遗的表现。

墨雪渊不在意大皇子容貌如何今天来到这里主要是大皇子邀约,墨雪渊权当自己出来散心了。

墨雪渊一身玄白,微微将身子靠在酒楼的旁边,眼眸看向下面百姓在纷纷路过,似乎这样的盛世平淡好像有些美好,澜炼看着墨雪渊的侧脸,面前的女子,无论怎样的容颜都那般惊艳。

“这些是我从府里带来的好酒,你可要尝尝!?”澜炼挥袖示意墨雪渊,桌子上几瓶好酒,墨雪渊听到澜炼的话,微微回神看向澜炼。

澜炼笑着,嘴角扬起一抹温和,如同二月的梨花在风中缓缓飘落一般,一身儒黄带着几分高贵,清秀的脸眉间一分优雅,有礼貌的看着墨雪渊,但是不会让墨雪渊觉得唐突,可以保持着距离。

墨雪渊只是淡然一撇,扫过澜炼脸上的表情,没有什么,墨雪渊把目光转向面前桌子上放着的形状各异的酒瓶,说是酒瓶也不是,其中有好看的白玉酒瓶,也有饱经沧桑看似已经多年的酒坛子,这些东西一看就是有年代的东西,澜炼出来请她喝酒也不把包装弄统一一点,一看就没有想要喝下去的感觉。

墨雪渊淡淡看着这些东西,浓醇的酒香味道早已席卷了她的全身,可是墨雪渊是一个有点小洁癖的人,叫她就这样拿起桌子上的东西,还真是有些为难她了。

“不了!多谢大皇子好意!”墨雪渊最终决定再好喝的就她也不碰,只是想大皇子行礼微微表示歉意。

大皇子见墨雪渊拒绝了他,散发着光芒的眼里终究还是暗淡了下来,似乎被什么击打一般楞楞看着墨雪渊,心里难以承受的拒绝。

墨雪渊不理他,他怎么样的心情和墨雪渊无关,墨雪渊只是抬起面前的茶,浅浅泯上一口,不是上好的茶,但是在这个地方也不算差。

澜炼看着墨雪渊一系列动作,迟迟没有再说任何话,直到看见墨雪渊喝了茶以后脸上一抹可惜的表情,澜炼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澜炼看着桌子上面的酒瓶和酒坛子,猛然恍然大悟,他怎么没有想到,墨雪渊是有点洁癖的人,他为墨雪渊安排的雅间就是因为这个,澜炼心里真是悔恨极了,都怪他太激动想要与墨雪渊共饮,居然忘记了把这些从地窖挖出来的酒坛子好好擦干净再带过来。

傻傻的笑容 纯情的爱

失误啊!澜炼心里真是天大一般委屈,他真的不是故意的,身为朝国大皇子,他做事一般谨小慎微,怎么会犯这种错误?澜炼心里真是太委屈了,可是事实已经放在面前,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挽回刚才的事实,澜炼有些后悔了,看着墨雪渊有些歉意,但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想要叫店小二将酒坛子擦干净,但是这样做又会招来墨雪渊另一种看法。

澜炼只有看着墨雪渊脑海里想着,实际上自己正在思索着到底应该怎么办,墨雪渊饮着茶,只是一口浅浅饮着,墨色发丝在微风下缓缓飘动着,绝世倾城的容颜仿佛渡上一层淡淡的光晕,惊艳了几世时光。

墨雪渊只是淡淡的看着外面的风景,层峦叠嶂的山峰,争先攀附而上的青树,还有田野间,还有远处,在阳光下沐浴着的花朵,樱桃视频在线观看地址一都说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,确实如此,在这个春天,墨雪渊原本死去的心复活了,不是因为春风吹来,而是因为澜倾遗的到来。

澜炼看着墨雪渊,她好像沉浸在外面的风景中,澜炼也看向外面,大地一片复苏,风景格外的好。

“你喜欢这些?”澜炼开口问着。

墨雪渊收会目光,收会神情淡淡看向澜炼,冷若冰霜的容颜上一丝浅浅的温和,这一丝温和是刚才墨雪渊看着外面风景的时候无意间展露出来的,澜炼看着面前这个女子,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觉得她很美,很美,美得足以让他丢弃天下,丢弃一切。

澜炼以为她喜欢这样的风景,心中暗自安排了一点小秘密,可是墨雪渊只是因为刚才想到澜倾遗,脸上才露出一丝缓和。

墨雪渊并没有告诉澜炼,因为澜炼也没有告诉墨雪渊,此时的澜炼已经对墨雪渊动了心。

墨雪渊只是看着桌子上有些灰尘的酒坛子,既然澜炼如此精心邀请,墨雪渊还是给澜炼一个面子,拿起了面前带着灰尘的酒坛子看了看。

墨雪渊将面前的碗拿过,给自己的碗到了一碗,澜炼看着墨雪渊的样子,心里震惊无法想象,墨雪渊原本是嫌弃的,可是这既然是澜炼一番心意,墨雪渊也不好拒绝,人人都说,千万不要拒绝一个爱喝酒的人,万一哪天你们会成为朋友呢?

这是第二次见面,墨雪渊能看出来,澜炼绝对不是外面传闻的人,澜炼的聪明虽然在澜倾遗之下,可是澜炼绝对不是一个坏人,既然能成为朋友,墨雪渊为什么不和他成为朋友,这样,澜倾遗想要得到那个位置可以少一个强大的对手,如果澜炼想要努力,绝对很强大,这是墨雪渊对澜炼的评价,但是一点也不过分。

墨雪渊浅浅泯了一口,浓厚的醇香深深席卷着鼻尖,烈酒入喉如同一股清泉瞬间席卷整个味蕾,墨雪渊看着自己手里的酒,这样香醇好喝的酒墨雪渊还是第一次喝到。

澜炼看见墨雪渊淡淡喝了一口他的酒,紧张的看着墨雪渊脸上表情变化,像个孩子一样楞楞的看着墨雪渊。

“怎么样?”澜炼磨蹭着手看着墨雪渊,希望等到墨雪渊的回答。

墨雪渊将碗放下,淡然抬头看向澜炼,绝世容颜上没有一丝表情,如同第一次见面一般淡漠。

“不好喝吗?”澜炼以为墨雪渊觉得不好喝,拿过墨雪渊刚才打开的酒坛子到了一碗在自己碗里,然后浅浅喝一口,好酒醇香顿时缠绕唇齿,只觉得顿时一阵清凉。

“味道不错啊,这可是我珍藏了十多年的好酒。”澜炼看着手里的酒坛子说着,但是看墨雪渊毫无表情的样子,他有些怀疑自己的酒是不是不够好。

“好酒!”许久之后,待澜炼也尝试了这酒的味道,墨雪渊淡淡开口,看着澜炼。

“真的!”澜炼听到墨雪渊的话顿时兴奋起来,脸上露出孩子一般的笑容,墨雪渊看着澜炼的样子还真的有点······可爱!对,墨雪渊就是这么觉得,这个时候澜炼脸上的表情只能说是可爱。

可是墨雪渊没有将这句话告诉澜炼,澜炼毕竟是朝国大皇子,威严震慑百官的人物,可爱这个词语不适合澜炼。

“嗯!”墨雪渊还是忍住内心想要表达澜炼的话,淡淡的点头。

虽然只是一抹淡漠带着遥远的疏离,可是这样的认可却在澜炼心中产生了不可预见的力量,也许多年后的一天,墨雪渊看见这个男子哭泣的那瞬间才明白,原来爱,从一开始遇见为他认同的时候,他便发誓为这样一个倾城女子付出一切是多么值得的事情。

澜炼听到墨雪渊的话,顿时感觉整个人无比高兴,这样的感觉只有在自己小时候得到父皇夸奖才有,澜炼看着墨雪渊,觉得面前这个女子自己忽然想要一生与她相伴。

墨雪渊看着澜炼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,也没有说什么,淡淡的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浅浅入口,好酒醇香,墨雪渊很喜欢这种味道,也不管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,澜炼的目的墨雪渊大概清楚,就是想要和墨雪渊分享好酒,虽然墨雪渊觉得自己不应该欺骗这么单纯的澜炼,可是墨雪渊觉得现在不是坦白的好时机。

敌人和朋友墨雪渊向来分清楚,澜炼会成为墨雪渊的朋友,既然是朋友以后再告诉他自己的身份,这样也不会造成多大的伤害,墨雪渊心里是这么觉得的。

澜炼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之后,顿时来的兴趣坐了起来。

“好!既然你也懂酒,我今日算是寻到的知音,今日我们不醉不归如何!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