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虎一看媳妇的表情就知道,消极怠工,“你瞧你,多远的事就担心了,你看栓子小脸都快哭了。”

栓子好半天也得不到母亲高兴地笑脸回应,小脸都皱成一团委屈的快哭了,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母亲一下就不高兴了。

巧兰叹口气,抱着儿子也不嫌弃脏抱在怀里亲了亲儿子灰突突的小脸,“娘没有不高兴,栓子聪明娘为你骄傲呢,娘只是有点担心,打仗很危险,会失去生命的,你看到那些受伤的叔叔和哥哥们了么?他们有的失去了胳膊,腿,有的更惨,是不是?”

栓子歪着头回忆了一下,表情也变得同情起来,“嗯,我看到了,他们好可怜,治不好了么?”

“不能好了,这些伤痛会带一辈子的,你想啊他们的母亲妻子孩子是不是要伤心欲绝了,这就是打仗的后果,作为老百姓,我们永远都期待和平没有战事的。所以娘其实并不希望你做将军的,你看你爹一直都不能陪着你,也是因为打仗啊,你不是很想爹么,可爹不能陪着你啊,这就是打仗,将军除了外人看得到的风光之外,还有很多辛酸苦楚和眼泪伤痛,这些你也要看到,所以娘不想骗你,现在不懂没关系,只要记住就行了,等以后你认得字多了懂得知识更多了,你会明白的。”巧兰不想因为孩子小就欺骗孩子,还是要说实话,孩子终究有明白的哪一天。

“我不太懂,但我会努力学本事的,娘你不要伤心,我爹很厉害,不会像他们一样的,我会乖的,我知道爹爹在这里很辛苦,不能和家里比,我以后不会闹了,以后会听母亲的话,我要学好本事保护母亲和妹妹,这是爷们该做的事。”栓子拍着小胸膛证明自己也是个男子汉了。

“哈哈哈!好,我儿子真棒,都知道保护母亲了,娘真高兴,我儿真孝顺。”巧兰看着孩子真挚清亮的眼神,不由得感到十分窝心。

“爹呢,你孝顺爹啊。”传虎吃醋了也凑过来打趣。

“当然要孝顺了,栓子最乖了,我爹娘都喜欢,都爱。”栓子可会耍油皮了。

秀雅不禁做出羞羞脸的动作,“栓子你又糊弄你爹,你就是嘴花花。”她最了解栓子了。

巧兰哈哈大笑,传虎黑了脸,抓过儿子一顿揉搓,只把栓子揉的哇哇直叫才放开他,“臭小子让你知道我的厉害。”

“嘻嘻嘻哈哈哈!”栓子开心的咯咯的笑,躺在传虎怀里,赖着不肯起来,一个劲的撒娇。

九月的尾巴青春正茂的校园美眉

看着他们父子感情越来越融洽,巧兰也是松了口气,她可不希望父亲和儿子之间有一层隔阂,这也是冒险把孩子带到西北来的主要原因,希望在孩子刚懂事有记忆的时候,能对父亲加深感情,培养对父亲的崇敬亲近的感情来。

在西北的日子虽然清苦一些,但巧兰和秀雅都十分快活,这里更自由,虽然传虎不能轻易离开军营,但别人可以离开去城里采买食材,巧兰和秀雅还有栓子会跟着一起去帮忙,顺道也可以去城里转悠一圈,秀雅和栓子像进了大观园,稀奇的不行,孩子们十分高兴新鲜。

住了大概十多天,学武和蕙兰回来了,又给西北带了一些药材过来,这是他自己掏钱给采买的,也不是一次了,这里的将士们都很感激喜欢他,将军也见过他一次,给他一块令牌可以通行军营的,有了这块令牌像传虎镇守的这样的军事机密很高的军营,他也就可以来了。

“二哥,嫂子,你们可来了,我可想你们了,一直等你们呢。”巧兰一大早知道哥嫂要来,就一直等在军营大门口了。

蕙兰被学武扶着下了马车,快步迎了上来,握住巧兰的手十分欢喜,“我们在路上耽搁了一阵子,这不就来晚了么,我也着急得要命呢。这是秀雅吧,我是你二哥的媳妇,我早就听兰子说过你了,说你如何好如何懂事,我这回可准备了礼物了,没掉链子啊。”蕙兰快人快语的笑着。

“给二嫂请安,我也说就要来见见二嫂呢,我一直就惦记着嫂子给我的礼物呢,我可不客气了。”秀雅不见外的笑着请安行礼。

“都是自家人,你跟我见外就是把当外人了,我可要伤心了,走咱们屋里说话去,外头日头毒嘞,我可想你们了,我给你说我这一路可是遭了罪了,你哥迷路了,带的路那叫一个颠簸呀,国内自拍高清无码视频图片我骨头都散架了。”蕙兰一个劲的抱怨着,但眼里的甜蜜脸上的幸福的光彩是掩饰不住的。

“你们没有地图么?怎么会迷路呢?没什么事吧。”

“没有,啥事都没有,就是人影也没有,想找个人问问路求助都没人,嗨,可真是要了命了!”蕙兰摇着头无奈的苦笑。

巧兰和秀雅听了哈哈大笑,娘们几个拉着手进屋好好说说话,巧兰特意给嫂子准备了清粥,采买的青菜,想着嫂子一路颠簸,胃口不好,烧了水给她们洗个澡。

说了一会话,蕙兰吃了个饭下去洗漱休息了,也不在这一时半刻的。

下午大家一起准备了丰盛的晚餐一起聚餐来着,蕙兰给秀雅带了游记和礼物,有贵重的也有小玩意,都是各个不同的地方挑选了的,零零总总汇集了不少了,巧兰和栓子家里人都有礼物,连小咩咩都有礼呢。

听着蕙兰描述着这一路的奇闻异事,眼里似乎都带着珍珠般的光彩,煞是迷人,秀雅眼里不禁流漏出羡慕的眼神。

巧兰看了不禁心中一动,趁着秀雅不在,她悄悄的跟蕙兰说了自己的打算,末了说道:“秀雅也算我看着长大的,我实在话我真是当亲人在处的,我想着你们愿不愿意带着秀雅出去转转,一二年足够了,姑娘家能出去玩的日子真的机会很少,错过了以后可能一辈子也没啥机会出门了,要围着爷们跟孩子婆婆转悠了。”

“我跟你哥商量一下,我这是没啥意见的,我也挺喜欢秀雅这孩子,懂事脾气也干脆,人有聪明伶俐,不过我们答应了不算,她爹娘能愿意么?”

“没事,他爹娘那头我来写信说一声就成,基本上没问题,秀雅的事我能做一半主了。”巧兰十分自信的说道。

这也是秀雅爹娘知道巧兰对秀雅也是花尽了心思教养,十分信任她,基本都不会驳斥巧兰的意思。